位置导航:学术交流

北京技术经济与管理现代化研究会会同相关专家就北京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研究等召开研讨会

来源:北京技术经济与管理现代化研究会 发布于2018/11/27

  2018年8月25日,北京技术经济与管理现代化研究会会同相关专家和项目相关方就京津冀一体化全新定位下的北京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研究暨两种工业化战略进程中比较优势动态转换与产业升级研究召开研讨会。与会专家和单位包括首都经贸大学邹昭晞教授,北京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研究会秘书长丁兆祥,副秘书长张帆,商业部对外经济研究中心专家张建平,清华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高旭东,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曼红,北京理工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教授杨建民,邱越等。研讨会由副秘书长张帆主持,由邹昭晞教授就以下方面的研究成果做汇报并展开深入讨论:
  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无论是处于比较优势地位的,还是处于比较劣势地位的,在2000-2014年,其总产值、增加值、出口额都得以迅猛发展。反映了中国在加入WTO、融入全球化进程中,原先处于比较优势地位的产业,成功地实现了从比较优势向竞争优势的升级转化;而原先处于相对劣势地位的产业,在全球化进程中,迅猛赶超,大大缩小了与优势产业的差距。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已经实现了全方位的崛起,完成了从低端产业向高端产业的垂直结构升级。
  从中国制造业所有制结构考察:一是在拥有比较优势地位、以出口导向为其主要战略定位的细分产业中,民营企业已经成长为中国制造业的主体力量。二是在不具备比较优势、以进口替代为其主要战略定位的细分产业中,国有控股企业在政府政策的保护和支持下,在处于劣势地位的产业中形成了不可替代的支撑力量,对劣势产业的赶超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然而,随着比较优势的转换、国际竞争规则压力的加大、政府政策保护力度的减弱,国有控股企业坚守的领地正在日趋减少。三是外商与港澳台投资企业对于中国制造业比较优势动态提升功不可没。四是外商与港澳台投资企业在科技含量较高的细分产业中依然保持显著的竞争优势。
  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VSS平均值在世界17个经济体排序靠后,说明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出口产品在产业下游承接国外材料加工比重较小。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LVDI平均值在世界17个经济体中排序名列前茅。说明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出口产品承接国外进口中间品在国内生产循环体系中的增值比例较大,亦即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国内集成配套能力较强。
  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技术效率在17个经济体中名列前茅,且呈现逐年提升的态势。说明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通过“干中学”,各种生产要素实现了更高效的配置,已经跨越了“工艺升级”和“产品升级”两个产业升级的初级阶段。
  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在世界17经济体中GVC分工地位较低,反映出中国制造业大多数产业还没有摆脱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的技术主导与控制,尚未达到“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两个产业升级的高级阶段。
  中国制造业整体与细分产业全要素生产率(TFP)平均增长率比全国全社会平均水平高得多。反映中国制造业相对国内其他产业而言具有效率优势。从全要素生产率(TFP)指数分解考察, 中国制造业整体及其大多数细分产业,TFP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进步(包括新技术与新设备的应用等),而在现有技术水平下技术效率的提升尚有较大差距。差距既表现为现有技术水平下资源配置效率不佳,又表现为规模不经济,而后者的问题更为突出。
  全球价值链分析主要指数对技术效率的影响:一是垂直专业化指数VSS对大多数细分产业技术效率的影响是负面的,说明在产业下游承接GVC分工,会面临分工锁定的低效率风险;二是进口中间品国内增值率指数LVDI对大多数细分产业技术效率的影响是正面的,说明提高国内集成配套能力有助于提升产业技术效率;三是狭义GVC地位指数GVCK对大多数细分产业技术效率的影响也是负面的,说明仅以在全球价值链不同阶段来划分GVC地位高低是不科学的,位于价值链上游的经济体可能由于价值增值低下导致低效率。
  中国对外开放几个主要因素对技术效率的影响:一是出口依存度对大多数细分产业的影响是负面的,反映出中国制造业产品出口主要是以低价格、低收益为支撑,向进口国让渡了很大的利益;也从一个角度印证了中国制造业出口产品尚停留在低端,亟待实现出口产品结构与品质升级,不断提高附加价值。二是外资依存度对大多数细分产业的影响是正面的,反映出跨国公司对中国制造业直接投资,通过技术转让与不可避免的技术外溢效应,中国制造业内资企业得以在竞争中学习,推动了技术效率的提升。三是外资出口依存度在所有细分产业中的影响是正面的,反映出实施“产品出口型”战略的跨国公司对中国制造业直接投资,其在全球价值链的优势地位和高水平的供应链管理技术,也同样能够带动中国制造业技术效率的提升。四是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对制造业整体的影响是负面的,这一结果表明,中国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还处于大幅提升规模的阶段,“走出去”战略的重点亟待从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与效率转变。
  中国制造业大多数细分产业增加值率平均值在17个经济体中处于十分低下的地位,且呈现逐年递减的态势。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产值劳动报酬率平均值在17个经济体中也处于十分低下的地位,同样呈现逐年递减的态势。劳动报酬率低下一方面是造成增加率低下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增长效率较高的主要原因(作为投入要素之一的劳动力成本低)。
  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产值税率平均值在14个经济体中名列前茅,且差距悬殊。一些产业不仅比排序最后的经济体高出数十倍之多,比排序次低的经济体也高出许多。中国制造业各细分产业增加值率如此低下,而作为增加值构成要素之一的税收又如此高企,这是一个可能制约中国制造业创新发展不容忽视的问题。
  中国制造业细分产业出口占总产值比重平均值在17个经济体中的排序也很靠后,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究其原因,一是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国际竞争力尚不够强大;二是一些对资源依赖性较大或消费品程度较高的产品,中国内需市场巨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