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科普发展

首都科学讲堂500期——《琥珀里的恐龙》

发布于2017/08/02

  本期首都科学讲堂邀请到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邢立达先生,他通过讲述琥珀里的恐龙,为我们打开时光胶囊,探索恐龙的奥秘。

  化石上的恐龙
  古生物学是一个年轻又古老的学科,它于两百年前出现,从那时起很多知识和成果不断被更新,颠覆人类以往的认知。邢立达先生团队的工作大概分成恐龙足迹学、病理学、形态学和琥珀学,其中琥珀学是一个新的学科,大约于13年才开始出现。
  恐龙的形态学很有意思,有一块化石来自重庆的綦江区,一位当地居民在挖土填鱼塘的时候发现了一块非常大的骨头,上面带有奇怪的纹路,于是判断这是一块恐龙骨头,邢立德先生及其团队经过进一步挖掘,找到恐龙脖子的部分,于是初步判定这是一个脖子和尾巴都很长的犀角类恐龙,这种恐龙最难保存的是它的头部,因为它的头部非常小、骨壁非常薄,很容易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被碾碎,最终他们找到了恐龙的半个头骨,从中揭示了很多秘密。
  食肉类恐龙的牙齿是终身替换的,在恐龙世界中最厉害的是霸王龙,它是恐龙在1.6亿年演化中最完美的掠食者,它的每一寸骨骼,每一个构造都是为杀戮而生,它的牙齿达到四五十公分并带有锯齿边缘,眼睛上方有两个突起,当阳光照在它眼睛上方的时候,它的突起就会像遮光板一样,让它的视觉有更好的覆盖力。在中国曾发现过霸王龙的亲戚,就是羽王龙,这种恐龙全身覆盖羽毛,因为在一亿年前,当地经历过很明显的降温,大量的恐龙为抵抗这次降温而生长出羽毛御寒,但是后来又发展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首先它的颈部出现了很多的羽毛,是为在求偶期进行自我炫耀,具有修饰作用,后来羽毛发发展出不对称结构,慢慢有些恐龙就学会了飞行。辽宁出土的小盗龙化石,可以看到它有四个翅膀,手上有两个,脚上也有两个,曾有一位美国学者提出假说,说能飞行的恐龙,经历了一个可能从没有翅膀到四个翅膀最后到两个翅膀的阶段,这个猜测被很多人所诟病,但辽宁出土的化石给了它一个很好的例证。
  其实恐龙征服蓝天的历史,与人类飞向天空的历史有异曲同工之妙,人类最早的飞机有两翼三翼四翼,最后发展到现在的形式,这都是在未知的情况下一步步发展而来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琥珀里的恐龙
  琥珀是世界性的宝石,它是由树脂形成的有机矿物。当大树遇到台风或者意外折断的时候,树体会分泌大量树脂,很多动物就会被包裹在里面,这就是琥珀形成的来源,这需要大约3000万年的时间。
  机缘巧合,邢立达先生的师兄在漫长的寻找琥珀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白垩纪的含有恐龙羽毛的琥珀,这立刻为邢立达团队开启了一个新的窗口——琥珀将对研究恐龙演化有很大帮助。由此可以推断,不同于传统印象中凶残巨大的恐龙,其实在恐龙世界中还有一部分小而普通。在某种程度上讲,恐龙也并没有完全灭绝,它们的一部分逐渐演化成了今天的鸟类,我们今天的吃的鸡蛋也可以叫“恐龙蛋”。
  2013年,有人发现一块含有一条蜥蜴腿的琥珀,这件事激了邢立达先生的团队,如果琥珀里能找到青蛙、蜥蜴,是不是也能找到恐龙,这对恐龙研究意义重大,因为保存在化石里的生物经过挤压,很多已经变形,但琥珀不同,它是立体的,而且生物的保存细节也更加完整。
  2016年,邢立达先生的团队找到了含有恐龙尾巴的琥珀,经过CT扫描,这个尾巴由7~8个尾椎组成,上面覆盖了密密麻麻的羽毛,这条尾巴不是用来飞行的,而是用来保暖的,这由此揭示出恐龙羽毛演化中的关键环节,在恐龙世界中有一个分支,它们体型很小并且全身覆盖羽毛。
  邢立达先生团队最终的目的就是重建百万年前缅北古脊椎动物群落,这是一个触手可及的白垩纪世界、一个触手可及的恐龙世界。之前我们认识恐龙主要依靠化石,但我们现在依靠琥珀,它就像一个大自然的胶囊,将恐龙原封不动的包裹在里面,
  本期讲堂最后,观众踊跃地向邢立达先生提出有关恐龙的各式各样的问题,有最常见的误解,也有最大胆的想象,邢立达先生运用丰富的知识提供了精彩的解答。在一片活跃愉快的气氛中活动圆满结束。值得注意的是在讲授过程中,一位小观众频频与邢立达先生互动,从小学科学爱科学的劲头,让人感到科普之梦正在实现。
  首都科学讲堂同期实现在北京时间、斗鱼网和京学网的在线直播,据初步统计,本期讲堂有约有近7万人观看了在线直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