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科技人物

赵柏闻:“逆天”天才探究“天才基因”

来源:北京科技报 发布于2017/03/09

  

  人物简介:赵柏闻,华大基因人类认知能力基因组学分析项目负责人,2013最年轻的世界顶尖青年创新家。
  21岁的赵柏闻以高中肄业生身份成为华大基因研究员,如今的他领衔破译天才智商基因之谜。3年来,他的团队已经破译了约2000个智力超群人们的DNA样本。  
  8月21日,成立于1899年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技商评》杂志公布2013年度杰出青年科技创新家名单(TR35),35名年纪在35岁以下的青年入选。其中,来自中国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的赵柏闻只有21岁,年龄最小。在过去的十年中,该杂志评选出一批优异的技术人员,包括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伊夫等,他们的工作有着改变世界的巨大潜力。   
  这次入选使得赵柏闻拥有了第三个搜索关键词,前两个分别是“高中肄业生成为华大基因研究员”和“领衔破译天才智商基因之谜”。一直以来,他的经历被人津津乐道。而他的研究项目更是让人又爱又怕。3年来,他的团队已经破译了约2000个智力超群人们的DNA样本,虽然项目引发争议不断,但研究结果却可能找寻到许多心理精神疾病的原因,帮助患者实现早期诊断。
  不按常理出牌的天才   
  21岁的赵柏闻与同龄人没什么不同。把他放到三里屯的时尚酒吧,他能跟着音乐high起来,也会跟女孩搭讪几句。所不同的是,第二天,大多数同龄人要回到各自大学继续听课、做设计、准备论文,而他则要回到华大基因的办公室主持一个有关“智商基因”的国际视频会议。这就是他选择的道路。现在看来,似乎已与基因分不开了。   
  其实,他与基因的缘分还可以追溯到更远。早在15岁的时候,他就经常下午逃课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做实习工作,尽管那时他做的大多数是“体力劳动”:清洗试管及其他简单的工作。作为回报,研究生们让他借阅遗传学教科书并参加实验,包括给黄瓜基因组排序。而两年后,当黄瓜基因组的研究在《自然遗传学》上发表的时候,他名列合著者之一。   
  凭着对遗传学的热爱,高二暑假他参加了华大基因的科学夏令营。不过,尽管来到了梦想中的基因殿堂,他却深感“太简单了”,而再度选择了逃课。这次,他逃课“逃”出了水平。   
  遥想当年,华大基因创始人之一、基因学家汪键在公司大厅注意到了身材瘦削、头发凌乱的赵柏闻。“你为什么不上课?”“太无聊。”几句对话,让汪键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兴趣,并把他介绍给了华大基因的首席研究员李英睿。几番近乎刁难的测试之后,李英睿走进了汪键的办公室,“这家伙是个天才,你得把他留下。”   
  结果,赵柏闻真的留下了。不是在考上大学读了4年生物学之后,而是直接留下了。这也就是赵柏闻的著名事件之一:高中肄业成为华大基因最年轻的研究员。   
  其实,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在他的生活中并不少见。如果要给他贴上标签,“不走寻常路”似乎能与他的“天才”并列第一。比如,赵柏闻喜欢科研,但他从不参加竞赛,他说不需要用那些证书来证明自己。他弹得一手好钢琴,但却很排斥把这个爱好说成特长,“这只是一种放松方式”。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却完全出于自学。
  “我不是传统教育叛逆者”   
  这几年,一提起赵柏闻,媒体总乐于将其定义为“传统教育的叛逆者”。从中国最好的高中之一人大附中退学,以肄业生的身份进入华大基因,似乎给了人们无限的解读空间。对此,赵柏闻有话说。   
  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一个“非常规”的学生,所以选择了一条“非常规”之路。“我不否认现行的教育制度是目前而言最为公平、有效的,只是我不喜欢用这套系统来定位自己而已。我想用别人准备高考和读大学的时间来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想当初,正准备升入高三的他说服自己的理由是:“如果自己按部就班地上大学或出国,5年后就是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但若是退学进入华大,5年里能学到更多东西,积累更多经验。”   
  这样的理由听起来确实挺有说服力,现在看来也一一实现了。不过其实那时,李英睿的“忽悠”起了很大作用,一听留在华大就能自己赚钱自己花,赵柏闻的心动了。而最后的一个砝码听起来更“狗血”,居然是因为没做暑期作业,没参加假期补课,怕回学校不好交代。   
  当然,不管经过了怎样的考虑,赵柏闻还是将自己要放弃高考的想法提了出来。可想而知,父母和老师都惊呆了。值得庆幸的是,父母尊重了他的选择。而他当时在人大附中的校长刘彭芝更是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是真的想搞科研还是想出国?”在听到他坚定的回答“搞科研”后,就表示全力支持,甚至还愿意帮忙劝说他的父母。想起这些,他十分感激。
  我在华大基因的日子   
  与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尽管赵柏闻破格空降到了华大基因, 他却没得到什么保障。可以说,他在华大基因起步艰难:一开始薪水很低,没有任何朋友。这后一点其实到现在还在困扰着他,“周围人都比自己大,没有同龄朋友,其实挺可怕的”。   
  不过,这段经历让他大开眼界,被认为是最大的收获。“上学时,我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享受着父母的宠爱,衣食无忧地学习玩耍,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龄人都是这么过的。直到来到华大基因,这个地处深圳盐田北山工业区的研究院,我才发现原来更多的同龄人早早地就走上了社会,肩负起了养家糊口的责任,在生产线上辛勤劳作。”   
  其实,赵柏闻与这些早早走入社会的同龄人有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自食其力。他承认自己从小的想法就有点怪,尽管家里条件不错,他从小就觉得花父母的钱很羞耻,华大基因给了他挣钱的机会,现在他时间自由、有钱赚,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哪里有自己喜欢的摇滚音乐会,就立马飞到那去释放自己。   
  在工作赚钱之余,他也没有放弃读书。“其实,我从来不反对上大学,大学能学到非常多的东西。大学和中学的知识获取模式不一样,是以兴趣为导向获取知识的一个过程。我只是搞科研的心思占了上风,想先从事一段时间的科研工作。”于是,他又开始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了。不过,他和学校谈好了条件,他不要文凭,只修习自己所选课程,这些课程或许有助于他的研究。而他的学历还将会停留在人大附中颁发的一个“校级”高中毕业证书上。
  天才研究天才之谜   
  到华大一年后,赵柏闻的“小宇宙”爆发了,他得到了一个新的任务——担纲“人类认知能力与基因的关联”项目负责人,通俗地说就是领衔研究“哪些基因使人更聪明”。“华大之所以选我做负责人,是因为这个项目是我提出的。”那一年,他18岁。   
  在他看来,这太神奇了。“我独立负责一个项目,完全靠自己去协调,从头到尾参与整个项目,很多大学生物专业的学生读到博士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他有点“小得意”。 在团队中,这个年轻的小领导扮演3个角色:首先是定期组织电话会议和网络通气会议,协调项目推进情况;其次是处理项目合同签订工作,与政府部门打交道;当然,还少不了搞科研,他负责对生物信息进行分析。   
  说起他研究的具体内容,智力差异如何产生?困扰了人类几千年,如今它将有望从遗传基因来解释。基因如何决定神经发育?生物体作为硬件如何决定了“软件的升级”?这个大胆创新的从DNA表层到认知网络的“跨越式”研究将如何完成……这些都是赵柏闻团队要做的。   
  2010年6月28日,《华盛顿邮报》采访报道了少年赵柏闻和他的项目,文中称:“年纪轻轻的他便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基因组学研究中心挑起大梁……古老的中国将重返世界科技强国之林。”通过报道,国内外对该项目兴趣浓厚的科学家、大学教授、 研究员联系上了赵柏闻,表达了加入该项目组的意愿。“当时很意 外,没想到影响力这么大。”最终,这些“请愿者”以兼职研究员、专职研究员或达成协议的方式参与进了该团队。   
  “这些学者能听‘孩子’的么?”赵柏闻笑答:“大家之所以听我的,是因为项目科研经费是我申请下来的,钱在我手里。”
  天才是如何产生的?   
  按照赵柏闻最初的设想,“天才研究”应该是这样的:测定聪明人的智商,采集他们的DNA样本,将他们的基因组和普通人进行比较,再经过统计分析,和智商相关的基因标记 就会自动现身。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返回母校人大附中,这里被认为聪明学生云集。然而,他遇到了没想到的难题:中国并无标准智商测试,人大附中的孩子们的英语水平参差不齐,不足以完成英文测试。更糟糕的是,从学生身上抽取血液样本几乎不可能,担忧的父母开始提出抗议。   
  当然,赵柏闻不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他及时调整了策略。如今,项目的一部分工作要求从具有数学天赋的人身上获得唾液DNA样本,其中包括参加了奥数或科学奥林匹克训练营的中国人。而另一部分则是采集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高智商个体的DNA样本,包括在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试 (SAT) 中获得极端高分的人,以及从精英大学获得物理学或数学博士学位的人。此外,任何满足条件的人也可以通过华大基因的网站报名参加样本采集。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样本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这些收集上来的样本正在被上百台强大的基因排序机器破译。如今,他们已经破译了2000多份样本,他希望今年就能把研究的“天才基因 根源”公之于众。
  坦然面对科学伦理的挑战   
  “有人天生就比别人更聪明”,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比如赵柏闻这个“逆天”的存在。但是,真的去探究天才的成因,尤其是走到遗传基因这一步,总会让人有种骨鲠在喉的感觉。   
  正如《智力》杂志的编辑迪特曼所言,“我们讨厌谈论智商, 因为它将毁灭我们的平等观念。我们认为人是生而平等的,然而事实是有的人更容易成功。而且即使我们能坦然接受智商遗传性差异的存在,我们依然会对破解甚至改变这一自然现象的研究表 示反感,因为这预示着未来智力将像商品一样出售。”   
  从某种方面来看,也许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赵柏闻自有见解:“这些顾虑是不理智的。”他还拿身高打了一个比方,“这就像有人高些,有人矮些。”在他的团队中,通过胚胎筛查,他们发现的一系列促进高智商的DNA标记将被用来创造超级婴儿。如果父母使用试管受精,他们就可以从一群受精卵中挑出最聪明的那一个。事实上,这些备选的受精卵都是你的孩子,你只是从中选出了智商最高的那个而已。套用句广告用语:“为什么不可以”。   
  当然,尽管事实如此,选择后代智商依然难以被广泛接受,即使在赵柏闻团队中,也有不少研究者表示“绝不会考虑这么做”。至于赵柏闻自己的想法,他的回答看似在“绕圈子”, 其实还挺周到的:“我会尊重妻子的意见,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是她的。而且,我还担心,有些神经疾病比如阿斯伯格综合征可能就与高智商有重要关系。”无论如何,他更愿意将自己的工作视为基础研究,就像100年前的物理学一样。“你可以用物理学来制造坏东西,比如原子弹,也可以用于制造好东西。但是科学本身是中立的,它必须前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