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科技头条

技术进步会让我们失业吗?

作者:韩天琪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于2017/11/14

  刘二中


  冯立昇


  鲍鸥

  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无人设备正在进入人们的社会生活。人们很自然地认为,人工智能将“夺走”工人们的饭碗,劳动力市场将经受动荡。硅谷甚至有人预测,未来10至15年时间里,技术将导致美国裁员率高达80%到90%。与此相反,一些学者经过研究指出,认为技术发展会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破坏的看法并不成立,在从1850到2015年这165年时间里,因技术进步而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破坏和扰乱的情况很少会发生。
  这两种对立观点提示我们思考:技术进步与就业是怎样的关系?政策制定者应如何平衡这二者的关系?
  技术进步肯定会取代部分人力
  “技术进步肯定会促进生产力发展,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清华大学科学技术史暨古文献研究所所长、教授冯立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机械化、自动化、人工智能的程度高了,技术肯定会取代一部分人力,在创造一些新的行业和就业岗位的同时,把一些传统的行业和岗位淘汰掉。”
  不过两相比较,传统行业需要的劳动力更多,新技术创造的岗位需要的劳动力相对较少。“总体来看,技术的发展虽然会增加一些岗位,但总体上说会减少对劳动力的岗位需求。”
  但技术发展到底如何影响就业,却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技术发展如何影响劳动力市场
  “表面上看技术进步会提高效率,效率的提高会影响岗位设置,从而带来失业。”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刘二中表示,实际情况却非常复杂。“比如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高促使一部分第一产业劳动者转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如果孤立地看每个技术和使用技术的个人,这种取代性是存在的,但站在整个社会历史发展的角度,这种技术发展给就业带来的影响不能简单地看。”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鲍鸥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细分就业人群。“随着技术的发展,即将面临失业的人群和新创造的岗位所需要的人群不是完全重合的,二者在文化知识和技能掌握上是不一样的,而且在短期内无法弥补,这需要新的就业培训和知识弥补。”
  鲍鸥举例说:“比如京东曾宣布计划建立无人操控的仓储和运输系统,原来在这些岗位上的人可能就要面临失业,因此而增加的比如对无人设备的维修、管理等岗位,这些劳动力是不一定能满足新的岗位需求的。”
  鲍鸥提示,技术创新带来的新的岗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未来的,不是现在的。而有可能带来的失业问题却是现实的、急迫的,有可能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和社会隐患。
  “从人类整个发展历程的长时段视角来看,人们通过就业培训和学习深造,最终会适应新技术发展带来的岗位调整和变动,找到新工作,跨过这个门槛。但是,这需要时间。从历史上来看,两次工业革命时因为技术发展而失业的人并不能马上就找到新工作,也是经过了很长的阵痛期。”鲍鸥说。
  应提早制定相关政策
  冯立昇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就业岗位和市场会有一定的自动调节机制。“比如在技术进步前,人们的劳动强度很大,可能需要工人每天工作12~13小时。随着技术的发展,工人可能每天只需要工作10小时,甚至8小时,劳动强度在减少,每周工作天数可能减少。”冯立昇认为通过这样的自动调节方式,就业人数可以满足,从而保持社会的有序发展。
  同时,在有些行业,人们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随着人口的增长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对工业化的批量生产产品需求猛增,另一方面也追求个性化的、更加精致的产品,比如一些手工制品等等,这样在原来的劳动强度降低的情况下,人们劳动的时间短了,休闲娱乐等别的时间增加了,整体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冯立昇说。
  在政策制定方面,鲍鸥认为政策制定者应该对因技术进步带来的失业问题加以限制。“比如说,政府可以限定企业无人设备的投放量,但我认为技术发展带来的大趋势是不可阻挡的。所以从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出台政策要求企业必须保证多少人的就业名额,通过政策和法律敦促企业不能大规模裁员。这也是企业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技术是否能大规模地应用到社会生活中,并不能仅仅从其先进性考虑,而要从整个社会的利益去考虑。”鲍鸥强调,有些技术是不能大规模应用的,因为它有可能给社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技术在给社会带来福祉的同时也会带来问题。这些问题就要政策制定者提前预测、提前实施。”
  冯立昇认为,根据国家和区域之间发展情况的不同,政策制定者可能要采取不同的应对之策。“比如我国沿海地区,技术创新程度高,可以发展一些高技术产业。但我国有些地区还需要并存在一些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需要根据不同区域的发展实际来布局产业和制定就业政策。有些行业在受到新技术冲击的时候,政策制定者不能操之过急,在短时间内将某个行业整体淘汰掉,这需要一个过程和缓冲时间。”
  政策支持可以开辟更多业态的服务业和灵活的就业渠道。“我国区域发展、行业发展不平衡,在具体制定和实施政策时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不能生搬硬套其他国家的经验。其他国家的经验对我国可能有局部的借鉴价值,总体上还是要根据我国的具体国情具体分析。”冯立昇说。《中国科学报》 (2017-11-13 第7版 观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